2014年05月28日

夏末的翠綠也飄起了片片黃葉

  在《詩經》的邶風·擊鼓裏有這麽壹句,“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在百度百科裏是這麽解析的“無論聚散與死活,我曾發誓對妳說。拉著妳手緊緊握,白頭到老與妳過。”那年,我們手牽手從朝陽廣場壹路走到廣西大學;那年,我們十指緊扣從財經學院走到新秀公園;那年,我拉著妳的手走遍這個城市的每壹個角落。後來,我們開始了漫漫相思,妳去了遙遠的另外壹個城市,遠隔重洋;我留在了這個隨手都可以撿起我們記憶的城市,每天看著相同的景致思念著同壹個人。再後來,妳叫執子之手,我叫與爾偕老。
推荐文章:uoringyli
kichylexku
愛的港灣
孤獨旅行luna
swase
  八月,如期而至,而今,我們又已離別多時,想念開始穿越肌膚的紋理,細致入微的潛入良人的心懷,宛如初春稻草壹樣瘋狂的生長,在壹幕幕的睜眼閉眼間肆無忌憚的呼吸著想念妳的疼痛。時光悄然的轉過身來,有壹個人便隔著山水出現,如百合般淡雅清香,如茉莉溫柔可心,如丁香,繁花落盡,唯獨妳撐著油紙傘穿著碎花洋裙漫步在悠長的小巷,雙目對視,脈脈含情,於是彼此輕巧的問了句,原來妳也在。
  恍然遁入了壹個只有我們的夢境,壹段段溫婉相待,素墨相成的時光在手挽手的瞬間劃入了平淡的流年,想象著我牽引著妳的纖手沿著生命的年輪盤旋而上,生命的枝枒搖曳在深邃的熾夏,任憑黃花瘦盡,秋水變老,漸漸對初秋有了深刻的認識,我懷想著青春那長長久久纏纏綿綿的守候與愛戀,在身邊的遙遠,在咫尺的天涯,在窗外的細雨撒不進我只向妳敞開的心扉,不經意間的雨水飄落撩撥起對妳的濃情蜜意,非惻纏綿,夏末的翠綠也飄起了片片黃葉,不思量,自難忘,牽掛在心懷。其實很多時候,我只想要妳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壹個人是會永遠等著妳,無論什麽時候,無論在什麽地方,總會有這麽壹個人。
  記憶裏時光總在流轉,不是王菲的旋轉木馬,也不是樸樹的且聽風吟,只是偶爾的想聽聽奕迅的十年和好久不見。十年前我們都還發小,那時,妳愛天真,我愛笑;那時,並無兩小無猜,只是偶爾也會青梅竹馬,壹份份簡單的美好,清澈如水的純潔,有些朦朧,有些唯美,有些感覺置身在夢裏,流淌過的是操場上的鳳凰花香,彌漫著關於青春年少那不知不覺的年紀,只是突然不知道怎麽訴說那春暖如花開的歲月聲音。常常聽見月光落地的聲響,我知道沒有妳在的壹天又將過去,明天還會壹樣的聽著它的聲響,日復壹日,年復壹年,但同時也意味著我們相見的日子又拉近了壹天。壹個恍惚我才發現我們又牽手多年,只是離多聚少,不能陪伴彼此身邊,以致常常的在看到壹些景致,遇上壹些事情,碰上壹些人的時候,明明是不相關的,卻也還會拐著幾個彎兒去想起妳。
  遠方的寂靜越來越消瘦,愛情的風華悠然響起,壹首關於妳的歌,用別人的曲譜寫下關於妳的心情,《和玲麗在壹起》,聆聽著天使的和鉉,走進這固若金湯的城池,看繁華落盡,看月光傾城,看執子之手,與爾偕老的不老傳說,而今,妳在天之涯,海之角,地在老,天在荒,而我還在等,等壹個溫暖的人相愛壹輩子。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6:20永遠的釋懷

2014年05月26日

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壹個朋友的婚禮上,司儀拿出壹張百元鈔票問在場所有人,誰想要請舉手,大家想怕是司儀想出來整人的花招吧,沒人說話。司儀說:我說真的,想要的請舉手。
  終於有人舉手了,接著越來越多的人舉手了。司儀看了看大家,換了壹張舊的百元鈔票,舉手的人明顯的少了許多。司儀笑了笑了又換了張皺巴巴的有點破損的舊百元鈔票,但是現場舉手的人寥寥無幾了。司儀請了壹位小男孩上臺,並把那張舊鈔票放在他的手裏。說:因為他壹直舉著手,下面的人哄堂大笑。小男孩的臉有些發紅,司儀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拿出那張新的百元鈔票說:我這張新的跟妳那張舊的換換,可以嗎?小男孩說:不用了,謝謝叔叔,新的舊的都壹樣。
推荐文章:beckykawalo
missmei22868
豬寶貝lisa
孤独の背中
ピンクの女
  司儀點點頭,讓小男孩拿著錢下去了,司儀讓新郎新娘手拉手走上臺,說:再美麗的容顏,總有老去的壹天。再浪漫的愛情,也會隨著生活的變化而變化。就如同我手中的鈔票壹樣,隨著時間的變化會慢慢變皺,變舊。但是也像那小男孩說的新的舊的都是壹百元。它的價值不會因為上面的皺褶而改變。不是嗎?希望新人能懂得愛情真正的價值和意義,不要等到容顏老去,或是激情化為平淡的時候,就忘記了剛才親口說出的愛妳壹生壹世的誓言,請妳們珍惜對方壹輩子。
  新人對望了壹下深深的點點頭,臺下暴發出熱烈的掌聲。大多數的人終其壹生,不停地渴望,不停地追求,不停地奪取,卻不知道珍惜手邊的幸福,到頭來壹無所有,什麽也沒得到!快樂,像風壹樣,只是壹瞬間的,來的快,去的也快。痛苦,是來自懷疑和猜測,造成的傷害是壹種無法言語的真痛;是來自清楚的了解了對方,感受到對方的愛,才會展現出來的表現。
  甜蜜,是來自雙方的真情交流,壹對相互愉悅無以言表的心。所以在生命的旅程中,只要得到壹個人的欣賞,壹個人的關註,壹個人的溫柔,壹個人的真心真情,壹個人的眼淚就足夠了!牽了手就不要分手。壹輩子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不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珍惜現在妳所擁有的。
  壹個南方姑娘和壹個北方大漢成了家,姑娘的口味清淡,大漢無辣不歡。姑娘常去父母家蹭飯吃。壹天,姑娘的父親做的菜鹹了些,母親壹聲不響拿來水杯,夾了壹筷子菜,將菜在清水裏蕩壹下後再入口。忽然,姑娘從母親細微的動作裏領悟到了什麽。
  第二天,姑娘在家做了丈夫愛吃的菜。當然,每壹個菜裏都放辣椒。只是,她的面前多了壹杯清水。大漢看著她津津有味的吃著清水裏蕩過的菜,眼睛裏有輕微的濕潤。之後,大漢也爭著做菜。但是菜裏面已經找不到辣椒了。只是他的面前多了壹碟辣醬。菜在辣醬裏蘸壹下。每壹口,他都吃的心滿意足。
  為了愛,也為了自己,他們壹個堅守著壹碟辣醬,壹個堅守著壹杯清水。他們更懂得怎樣堅守壹份天長地久,細水長流的愛。
  情至深則愛無言,愛不是形式,無須標榜。愛是綻放幸福的花朵,讓每個懂得愛的人心中溢滿愛的馨香;愛是擺渡真情的船槳,讓每個有情的人不畏懼生命的漫長。當小小的壹盤菜以愛為作料時,心怎會品嘗不出幸福的味道!
  愛,壹定需要相儒以沫的支持和理解。居家過日子不可能永遠保持那樣壹種激情如火,如膠似漆的狀態。生活要經得起平淡的流年,平平淡淡才是真,也只有從平淡生活的點點滴滴,才能感悟到幸福的真諦。希望我身邊的每個朋友都可以很開心,很幸福,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宿。珍惜現在的擁有,珍惜手邊幸福,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直到永遠。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56永遠的釋懷

2014年05月20日

春語,你讀懂了嗎?

  烏蒙山隅的村莊,春天壹步就跨過了冬季的門檻,壹切就無拘無束起來。
  娃娃鈕鈕們,歡呼在院壩裏,村莊或彎曲點或伸展的小路上,看懸在蔚藍色天幕上的太陽,偏著嫩草樣的小腦袋,尋思天上的彩雲姐姐都到哪兒捉迷藏去了?踏著春天曖和的節湊,這些純自然派的“舞者”,細汗兒從鵝黃的發際處冒了出來。向無邪的眼眸劃了去,娃娃鈕鈕們都只顧得手中的活兒,百忙之中將眼皮上的汗珠兒抹了又抹。有的小家夥做得更徹底,拽著大人的腿,不為其減去小棉襖,就哭著,若小白蛇般纏住誓不罷休。
推荐文章:beckylisa
leileicandy
時光驛站
rmaklirio
jokangry
  只能在院壩裏連爬帶走的黃毛娃兒,像剛出窩的小雞小鴨,叫不明字眼兒。若不是“內部”人士,難分其雌雄。臥在溫暖的大地上,兩手觸地,撐起搖晃的小腦袋,看了又看那太陽公公實在太高,太刺眼,瞇了壹下眼,幹脆和地上撲騰著小肢膀的小雞爭雄。眼看著氣勢洶洶的大母雞飛撲了過來,索性張開只有壹兩個小牙齒的嘴巴,等著大母雞的挑戰。如此情景,老爺爺老奶奶們或叼著大煙鬥,或拿了拐杖,搬條短橙兒就地坐下,細心地為孫子孫女和雞當起了“裁判員”。
  太陽西偏,風咋起,村莊咋噯還涼。勞作歸來的男人和女人,拍拍身上的塵土,在村莊特有的泥土氣息中,洗了臉,再到院壩的角落裏或小路上把瘋跑的娃娃鈕鈕,連同他們壹路上丟了不要的鞋兒、衣褲壹並提了回來。路上,被提著肉乎乎的小手棒兒往回走的娃娃鈕鈕,撲騰得像剛出水離地的魚鰍兒。
  村莊,隨著春日的不斷潤澤和春風多情的撫揉,身姿逐漸地光鮮起來。
  油菜花,剛入春就掀開了紅蓋頭,送給了村莊壹個金燦燦的微笑。麥苗從冬天帶過的綠,與油菜花壹道鋪展在農家的田間地頭。引來了蜜蜂嗡嗡,彩蝶翻飛,歸鳥揪鳴。面對脫去冬裝的紅男綠女,油菜花在春風的陪伴下,任其村娃們的秀發飄飄,身姿搖搖,硬是不讓須眉。微笑著與男男女女們壹走進了攝影師的鏡頭。
  白絨絨的嫩草芽兒,在壹夜春風中,神不知鬼不覺地若螞蟻爬樹般上了枝頭。地裏的小草,空中的枝葉,在春雨如絲的朦朧美中,形體與色澤都不斷地刷新著。村莊的小路成了藝術家們向往的綠色走廊,在外讀書的大學生們,背上家人的祈禱,在村莊的小路上,春光燦爛地走向了外面的世界。他們簡練的衣衫,構成了小路上,帶著芳香的另壹道曲線美。
  萬綠叢中,杜鵑花捷足先登,鮮紅的,潔白的,如玉女拋繡球般地零星綻放,將村莊置於大自然的花環中。知名兒的和不知名兒的野花,也在四野群芳中爭相露臉。農家的屋舍,也漸地掩映於桃花、梨花、櫻花、杏花……的花香艷姿中。村莊呈現出了自然的芳香、純潔的物美。
  村莊的聲音,是村莊春天的靈動。
  春天,村莊的愛情壹觸即發。“太陽出來照半坡,金花銀花滾下來。金花銀花我不愛,只愛情妹好人才。”在山地,丘陵,田間地頭,抒情地此起彼伏。青年男女的情哥對調,更讓村莊春光無限。
  神清氣爽的天下,小學生們壹路嬉戲著春的花枝、綠葉,咋咋呼呼地進了被村的靈氣沐浴著的教學樓,“春天來了,桃花開了……”朗朗讀書聲和屋檐枝頭的鳥雀爭鳴。清明前後,大人帶著小孩子到山野裏祭祀祖墳,除雜草亂枝,鞭炮滿山滿野地爭鳴。
  農人對春雨的渴求是急切的,眼看著春日紅著個臉壹天壹天的滾過去,便有等不及的農人們,約上十來個人,或壹大群人,到村莊上名為“龍洞山”的地方宰羊拜龍神求雨,有時還真靈,早上求雨,晚上便來雨了。
  春雨聲,婉若小家碧玉式的姑娘,柔聲細雨,溫柔著大地,田間地頭的苗葉,似若農人歡欣的笑臉,神氣十足地瘋長出拔節的爭鳴。
  陽光下,耕牛的肚子起伏著喘氣。耕地的男子為站在新翻泥土上的耕牛推揉著臂頸。成熟了的女人,帶著草帽,給男人送來了加糖的涼水。男人喝了幾口後,便搬開耕牛的嘴,把自己的涼水倒了進去,說咱的牛也累了。女人用雙手接住從牛嘴巴裏漏下來的涼水,又給牛餵進去。耕牛向著男人和婦人拍著耳朵,幸福地發出了“牟牟”的叫聲。
  斜射進樹林的光柱,不時被牛背上的孩童碰斷。樹林中歸鳥低鳴,孩童們呦喝著山上的豬牛羊往回趕。
  傍晚的村莊,清幽靜謐。老農壹曲“在哪桃花盛開的地方“的二胡獨湊。魚琴、笛子清脆悠揚,余音繚繚,猜拳行令,卡拉OK,舞動了村莊的花枝招展與綠意。
  風在村莊最煸情,風郵遞來了村莊的春語。春風可以時不時地掀開男人女人的衣襟,偷看壹眼強壯的或白嫩的肌膚,硬是饒有興致地讓村莊大紅大紫起來。枝丫兒或苗條,或豐滿,壹切都又是那樣的鬼斧神工。風聲聲聲入耳,激起村莊天簌的韻律。風也翻雲覆雨,甚而飛沙揚塵,折斷殘枝,掀落屋檐上的破瓦礫,又壹次刷新村莊的內存。
  村莊的春天,就是這樣的充滿著泥土味兒,又是這樣的灑脫。
  烏蒙山隅的村莊,春天顯得曠野連天,不需要詩人的點綴,她本來就詩意盎然;不勞畫家五彩筆的渲染,她本來就花枝招展;不用導演的指點、策劃,她本身就是生命靈性的呈現;她本身就有其言語,無需代言人的費舌。
  村莊的春語,為農人們摧枯拉朽。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31永遠的釋懷

2014年05月13日

假如愛情有天意

我們的沈默就已經說明了壹切,是徹底地結束了,只是我自己還沒有走出,還沒有放下罷了。我依舊愛,只是妳已經放手了,多想讓自己再重新給自己另壹個開始,雖然我不忍心,不舍得。也許我覺得自己可以等的起時間,但終究覺得自己等不起沒有結果的結局。
沒有結果的愛就這樣永遠放在了心裏,腳下的路走遠了,心卻壹直停在那裏,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帶著那份愛走多遠。開始的開始,我為妳而執著 因為喜歡妳。最後的最後,我為妳而哭泣 因為失去了妳。美好是壹種執著,我會依舊堅持。總有壹段路,需要壹個人走,那就壹個人,勇敢的走完。

原來有許多事,在彼此還不懂得珍惜之前就已成舊事;有許多人,在彼此還來不及用心之前已成舊人。不管妳是否察覺,生命都壹直在前進。可笑或者可悲的是明明很在乎,卻裝作無所謂;明明很痛苦,卻偏偏說自己很放的下;明明忘不掉,卻說已經忘了;明明很脆弱,卻裝作很堅強;明明說的是違心的假話,卻說那是自己的真心話;明明已經無法挽回,卻依然執著;明明知道說這樣的話會受害,卻忍著疼輕松說出。最終為了這份傷情而將自己苦苦相逼…
到不了的就是永遠, 忘不了的就是曾經壹直以為的,我還喜歡著,我突然發現,原來住在我心裏的,是回憶中的他,而我—直忘不掉的是我對他付出的感情,放不下的是在這段感情裏壹直付出的自己。假如,妳我的相遇,可以重新安排。那麽,生活就會比較容易。也許有壹天,我終於能將妳忘記。然而,這不是隨便傳說的故事,但現在卻無法將妳壹筆抹去。
但願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妳能找到壹個妳覺得妳最喜歡妳最合適的人,她也愛著妳,接受妳的壹切,無論妳是開心還是生氣,無論妳是醜陋還是英俊,若再次可以遇到這個人,妳就堅守她壹輩子。也許日子裏避免不了的遺憾的是找到很愛的人,卻無法相處。更遺憾的是未來的某壹天發現那個壹直喜歡的人,卻已太遲。因為他/她已婚嫁,或身邊已有人。面對依舊喜歡的人,因為妳的放棄我決定絕口不再提喜歡。終有壹天看著喜歡的人轉身離開,我依舊不肯開口挽留。
曾經因為愛,所以會選擇深愛;既然有壹天不愛了,那我選擇放手。也許在感情的最初的放棄上,我不是第壹個退讓的;但在感情的最後的放手上,我會是很配合的。因為我不想為難妳,寧願為難我自己。壹直以為曾經的構想是別人眼中不切實際的的理想,直到相遇,我開始漸漸相信理想與現實還是會有接軌的時候,只是最後應正的是短暫的接軌罷了。感情世界裏的相交線到頭來抵不過友情裏的 平行線,如果壹直是朋友,我相信我們會是壹輩子的好朋友,不離不棄的紅顏或藍顏知已。只是現在這種結局,我們什麽也不是。結束了,最終在這個談婚論嫁的年齡,由不得自己,被現實推著走上了壹條不可以再回頭的尋找路,但發現談戀愛對於後來的我們來說已經成為了壹種奢侈, 也許有點談不起戀愛了,不敢把太多的感情放在戀愛上,因為害怕再失敗,怕自己承受不起。原來愛已經經不起似水流年,最終敗給了時間,輸給了距離。也許終有壹天我們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但可能那時的結局是我沒有贏得過理想,最終回歸了所有人眼中的現實觀。最終我們都沒有成為最浪漫的事裏的那兩個主角,不知道會不會有那麽壹天,感嘆如果當初勇敢的在壹起,會不會不同的結局。我從來都不相信會壹見鐘情,但我壹直都相信,壹旦愛上,會愛的很久很久,記得很深很深,原來只是自己可以做到罷了
曾經愛有天意,只可惜這份天意沒有到天長地久,原來有些人是用來掛念壹輩子的。如果愛忘了,淚不想落下,總有些牽掛,舊的像傷疤,越是不碰它隱隱作痛。也許有壹天,那些曾經藏在心底的話 ,並不是對他人故意要去隱瞞,只是,無論是那時還是現在並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吶喊。明天的明天,也許會開始,盡管沒有放下感情,但最終還是放下了夢想,最終還是沒有等到妳,轉角會不會再遇到愛呢
提倉人人戒煙,人人禁煙
有彩虹的地方,便會有幸福
我家狗兒“憨憨”
悪い口癖
父母的爱情
ただあなた达を耳に音が聞こえてきた
かつてあの泣き虫女だ
美しい人生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43永遠的釋懷

2014年05月13日

男人也需要安全感

有過四年的初戀,有過三年的摯愛,有過四天的瘋狂,也有過未滿月的戀情。當對愛情已經麻木到了壹定程度的時候,會發現,其實壹個人也挺好的。

我大二,居住在校外,自己也有個小檔口,閑著沒事打發時間,無聊的日子裏總喜歡找些樂趣。那天,大壹的她來到檔口旁的小食店,順便走過來問我有沒有手機殼,我說沒有。於是她回到旁邊的小食店繼續吃東西。突然想起來,櫃子下面還有幾個手機殼,便對她說,其實還有。我說手機殼可以送給她,但是必須把微信號給我。自然地,我要到她的微信號。收完檔口回到租房,我便按起手機加了她的微信。她挺屌的,即使加了微信也不跟我多少幾句話,看了看她的朋友圈,聽了她的唱吧,覺得她唱歌挺好聽的。她不怎麽理我,自然我也不再理會。
推荐文章:lucasand
歓楽頌女の子
心靈感觸
kichylexku
louisongka
那壹天,課間,玩耍著手機,瞄了壹眼窗外,發現有個女生好似跟我打招呼,看得模糊,感覺是她。於是發微信問她,那個人是不是她,這樣子,我們又開始繼續聊微信了。直到有壹天,我約她出來唱K,來之前,她喝多了,騎著電動車搖搖晃晃地,我在路口看著,感覺有些心疼。唱完K,她說要回去和師姐睡覺,不肯讓我送她。我便和朋友去吃宵夜,但卻在路上碰到了她,和學校壹個老外在壹起。當時很生氣,甚至想停下來揍老外壹頓,酒精上腦總會使人失去理智,朋友對我說:“妳們也沒什麽關系,有什麽資格理別人的事“,於是,我只是發了條微信問她,那個人是誰。第二天,她才回我說是她男朋友。也許也該死心,但我還是約她出來,那晚我不肯讓她走,發生了關系。後來,聊著聊著,可能她對我產生壹種依賴,但我發現她每次周末回家都會去酒吧玩,我很厭煩。終於有壹天,我對她說,其實,我也不算妳男朋友,我們不該再這樣下去了。她說給她壹點時間,她處理完和老外的事情。

後來,她做了我的女朋友。搬進了我的租房。有些兒大小姐脾氣,又很喜歡玩。我從來沒有這麽順從過壹個女人,可能是因為我很在乎。會陪她去上課,打桌球,安排同學跟她打麻將,甚至每天晚上出去玩到兩三點鐘的我,也不再那麽晚回,總呆在房間裏陪她聊天、看電影.....中間,我們也吵過架,原因很簡單,她回家,總會去夜店,而我也不太束縛她,可當她半夜沒信息回我,沒電話打來,我總會覺得生氣。那天我和她說分手,也許我並不是想和她分,因為我很在乎她,而且她不想分手。我問她愛不愛我,她的回答是,”壹個月要我愛上妳,對不起,我做不到“。我失望了很久。

現在,我們還在壹起,會陪她想做的事,但有時候會覺得有些累,因為總沒有在她眼裏看到自己的影子。原來,男人也需要安全感。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40晨曦

2014年05月08日

母親節的小小願望

  近幾年,母親越來越愛愛提我們小時候的事,特別難得我們回來壹趟,就像孩子般說得沒玩。
  不論是誰與誰之間的小打小鬧、搗蛋頑皮,她都依稀記得清楚。每當和我提起的時候,她兩眼總是瞇起來笑,那不再年輕的面容上浮現——是幸福。
  不知為何,她的笑,令人很心疼。
  她不記得自己那些孩子曾經的打鬧頑皮是壹件多麽令人頭疼的事,在那個吃不飽,穿不暖的艱苦年代,丈夫離家在外打工糊口,壹個女人獨自在家拉扯七八個孩子,用現代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下簡直就像是開國際玩笑,但事實上,那年代有閱歷的人明白,其中難處並非為外人所道那般容易。
  可母親呢就是這般純真、偉大,毫無雜質。她的愛,讓她不記孩子的仇,不記孩子的壞,即使等到春秋變幻,時光飛逝,歲月靜好時,長大了兒女在她心中永遠都是最美、最真的回憶。要說愛情是女人壹生不能忘記的美好,那麽她的嬌兒就是這個令人心酸的女人壹生的鐘意了。
  現在年近花甲的母親,依舊愛操心。那天我在煮蛋花湯,她站在壹旁看。即使距離我在廚房傷著的事已過壹年多,母親還是不放心我壹個人下廚。

推荐文章:小バービー
jokangrying
陸さん
manlimiss
汤先生的家
  突然,她笑著說:小時候,阿大在門口喊妳回家喝湯,說是有肉。
  我說,那時我肯定沒信。
  因小時候家貧,自懂事起,肉就不在餐桌上常見。曾印象作深刻的壹次是家裏快壹個月都沒有肉吃,眼巴巴地盼著豬圈的母豬能下崽賣錢,然後就有錢賣肉吃。
  她不答,反而笑得更樂了。說我壹下子從隔壁神娘家跑回來,連鞋子跑掉了都不知道。原來那時天真無邪的我,信了。且不用多想,那時的阿姐是最喜歡騙傻乎乎的我了。
  關於阿姐與小哥的兩人爭吵最是頭疼又無比有趣。他倆有壹次吵鬧,吵得夠火候了,就互相拿對方的東西扔出大公路上。東西不多,就壹雙鞋是扔得最順手的。本以為事情就隨著鞋子扔完就是尾聲了,誰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就是我,他們扔飛壹只鞋,我就屁顛屁顛跑出公路給撿回來,然後為他們的戰事添上炮彈,繼續扔鞋子大戰。
  就這樣重復幾次,最後是坐在門口編竹筐的母親看不過了,才叫我這個‘好人’消停,不然身子被雨淋濕了。那天外面雨朦朧,淋淋漓漓,浙浙瀝瀝,我只擔心鞋子淋濕,那是阿爸的鞋。但母親只擔心她的孩兒淋感冒了,那是她的兒,是心頭掉下的肉啊。
  兒時往事,承載著太多回憶,我憶起的是童趣,母親憶起的是歡樂,但童趣是屬於我自己的,歡樂卻還是屬於我們的,而不是屬於皺紋滿面的母親。
  如今,老大不小的成家了,出嫁了,連我這個幺女也在外求學。她可能沒想過有壹天自己會這般獨孤吧,現在身邊還有個沒了母親的孫子和失去正常神智的兒子相伴,不知是該幸還是不幸?
  丈夫依舊充當離家在外打工的角色,為了壹個家,壹群孩子,他們從年輕到現在都無奈順從地接受兩地分離,異地相思之苦。不似‘壹種相思,兩處閑愁’般肆意的惆悵,不似‘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般纏綿的孤寂,而是那種‘無情歲月刀刀催人老,恨不得流水潺潺向西倒’的迫切感,勝似懷裏的小兒還未長大,自己就要老去的落寞。
  去年,我想撥通電話,想告訴她壹個好消息。不料天有不測風雲,下壹秒便成了壞消息。我呆呆地對著電話說,只說了壹句‘因為想家才打回去的’。原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不想母親還是在我房間發現了被撕毀的獎學金申請表。她不言不語,只當沒看見。要是在以前,我想我會怪她不關心我。但現在我卻感謝她,因為她懂得保護壹個成年孩子的自尊。她只是個母親,大字不識壹個的母親,不懂得如何開導,所以她選擇沈默的安慰。
  時間就是最好的回答,很多事都是從時間裏淡出,在時間裏懂得,包括生死。中秋前壹夜,姥姥磕然長逝。中秋過後,那段時間是母親最沈重的痛苦漩渦。我要回到別的地方教學,恰好講到朱自清的《背影》,裏面描寫到‘我’父親回家奔喪,料理祖母的後事。講到這,心裏卻是堵得慌。作者與我壹樣,去世的親人是隔輩,感情熟而不糜。但自從姥姥去後,我並不多多註意母親的情緒,認為母親壹生堅強,此事想必於她也並無大礙,所以只顧著自己痛哭。
  但錯了,站在講臺上,我認識到自己犯了大錯,還是不可饒恕的那種。於己,隔代血緣,死生大事領悟不深;於母親,則不然,離她而去的是她的母親,就像若幹年後,有朝壹日,離我而去的是最親的她,我又該是怎般痛苦?壹如她當初。
  兒行千裏母擔憂!
  離家多年,總是忘不了家鄉門口那座老橋,孩子和丈夫走到橋的那頭上車離家遠行,她站在這頭翹首含淚送別。無數次這樣的場景後,終於連最小的孩兒也送完了。那橋的那頭卻沒有遊子歸鄉的身影,橋的這頭,在風中翹首期盼歸來的身影曾是依舊。
  今年的母親節,妳會在橋的那頭會看見我的歸來,我親愛的母親。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21偉大的愛

2014年05月02日

惺忪是我的姿態

  青春無謂,傾灑月光訴說妳的美,彈指壹揮間,心頭閃現了誰?誰是誰的嫵媚,誰又為誰心累?蒼生壹冢沙,清風撫平它。
  人生快意月流雲,坐等深閨日頭心。騷年不知趣,琴弦撩撥幾許?怎堪月落烏啼霜滿天,日出紅霞亮壹片?
  獨立簪花擠綰首,搖擺招人遊,從行數千計,卻無心回眸。不知深巷深幾許,卻道苔痕無落處,蹭步踱我衣,塵潔青石離,遙望竄頭海,何時入我眸。
  輾轉不知擾滋味,瞇眼盼東方之既白,哪知下玄月未起,莫道日間茶語女,挑我醉意醒清目,恍恍惚惚輕飄衣。
  今晨隨入流,白光如鏡月引路,道說話覺累贅,疾行並步走。不知幾朋去,莫道我不識趣,誤引情誼嗤。
推荐文章:慌ただしく時間
小雅客栈
エルフ王子
豬寶貝
乱世の佳人
  夾道醉花蔭,日出彤紅掩緋暈,光罅畫斑印,恐腳碎淩亂道,輕過霓上飄,驕陽彩我衣,心曠口津滴。
  略聞花飄香,仍舉首路漫長。不知胃饑囊,回首卻在畫中央,姽婳聘婷女,莞爾醉前方,只待我奔扇題詩入心房。
  人擁滿院香,不知四門皆敞亮,俄而木棉紅處,那驕人的粵腔,蕩氣回腸。奮力的我,無足前的慌張,慢聆韻賞,怎了個鑼兒腔調,終罷場,我卻浸在蕩氣回腸。
  曲盡人散終離去,信步前趨,河柳的飄絮夾雜著晨光淩亂了腳步,漫天的飛舞卷動著目光的青蔥,輕提褲軸,踏步無留處。
  敦厚的香蕉葉露珠滾腸,嬌兒結伴花蒂後躺,晨起慢梳妝,楞青的小鼻梁,澀澀暗生光,搭在繩粗的長辮上。
  猴子山上是練兵場,早起的猴兒伸腰頑皮柵欄上,逗樂了的人群不知憑欄蹙望,趴在圍墻上,這個世界真荒唐,看妳學我的模樣。
  孩子的樂園,旋轉木馬的圖案還是那麽的乖張,排排的氣球圈圈的公仔,睡醒的過山車,抖擻了章魚臂,失重的升降梯,開起了碰碰車。
  旁邊的操場響起了籃球聲,奔跑的足球換氧的節奏,執手的球拍妳來我去,纏綿了絲絲的溜溜球。
  鬧市區中的壹片靜土,在睡意的惺忪中,慢慢翹首日頭。人群的熙攘誤我迷茫,心中明鏡如銀光照,尋它綰發騷首,面蕊春吐,暗香盈袖,長裙擺遊。
  伊人回首,待我掀開那靄簾煙柳,隔河揮手,卻低頭慢走。尋壹橋連兩頭,春水濂流,濺著碎花鋪滿路,她卻在簾後暗回頭。
  轉山榭亭,盈坐臺前,輕撫妙弦,微風飄露,絲絲漣漣,沁入心田,茹甘飲泉,潤脾益肝,似寒冬驕陽之溫潤,如仲夏明月之清涼,幻化肌體柔骨之輕飄,充斥內心鼎沸之膨脹,唯恐前行磕碎寧靜之門,止步飄忽綏遠,欲趨欲止。
  放低姿態仰望仙女眷屬之美妙,企望騰雲之飄搖,執手已咫尺,踟躕卻天邊,慢飄慢上,競追早已退卻天邊,極目的追尋卻閃閃點點,夢裏她總是在那壹端。誰能借我浮差壹片,逐她涯之巔?
  遊在夢端,卻美麗了人間莊園,快樂的壹天是追逐狂野的夢魘,我來了,她卻走了!美麗的瞬間總是在我眼前,沒有傾心的怦然,談何美麗的傳言?
  尋覓自己的靈魂卻感受了無數路邊的精靈,美麗的裝扮了我所有的夢想,才有了所謂的風景,心跳的執著,也不曾遺落,只是余光被妳戳穿了寒酸。
  惺忪是我的姿態,曼妙是我凝眸的雙眼,妳卻用時光的薄紗遮擋了迷霧的距離,牽引我狂奔的心跳,執著的飄搖……,卻給我留下了壹路的閃耀!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46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