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04日

明媚的陽光,晴暖的天氣

  人生是壹個旅程,歲月更像壹部充滿喜樂哀愁的詩篇,有的短暫,也有的漫長。但無論沿途風景如何,都挨不過被風雨滄桑洗滌的過程。因此辛勤勞作,清淡度日,或許並不是人生的苦惱和無奈,倒是能讓妳的性格多幾份坦然與豁達。
  
  我的童年是在七十年代度過的,那時無論玩具、書籍都很奇缺,更談不上水果零食了。幾個玻璃球足可以向小夥伴炫耀,半把熟花生便可以處上壹堆小友。家長忙於賺工分,孩子又多,沒精力去管孩子們怎樣去瘋。男孩子玩的遊戲不外乎彈杏核,扔瓦片。女孩子會在壹起跳繩子,踢毽子。那時,我們對面南圩生產隊的孩子出來玩時手裏總是會拿壹些瓜果零食,他們總是帶著不屑與高傲的眼神舔叭著手中瓜果,看著他們對面站著的西場隊那群孩子,眼神正在發呆……
推荐文章:secrves
chenlilibian
jixiaolan
meimeikong
一缕星光
  又是壹個晴朗好天氣,陽光照到身上暖洋洋的,孩子們依然在追逐嬉戲。我的好夥伴小十子跑來告訴我關於那些南圩隊孩子們手中的秘密……
  
  那片瓜果地是猴爹照看的,他是南圩隊精挑細選出來的機靈鬼,暴脾氣,自然我們這些小夥伴在小十子帶領下焉有逃脫之理。記得那天,我被抓住時手裏還緊緊攥住壹只撇那。母親把我領回家什麽也沒說,第二天,我的枕頭邊多壹個蘋果與撇那。
  
  幾天前,我在菜場邊散步見壹菜農揪了壹籃撇那,陡然令我想起童年往事,於是湊上前去向他請教這果實學名,答曰:劈狼。我甚是疑惑,如此甘甜爽口果實為何有這麽壹個怪拙猙獰名頭,讓人好生糾結。終於按耐不住跑回家中,翻開字典查詢壹番。
  
  值16世紀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已完成全球航海旅行,意大利科學家伽利略也剛剛通過比薩斜塔的自由落體實驗,古老的絲綢之路飄來陣陣駝鈴,遠方的商隊帶來了中亞的香料,歐洲的藝術品,當然也有能勾起我往事記憶的苤藍。
  
  苤藍又稱茄蓮,球莖甘藍,為十字花科二年生草本植物,《滇南本草》:治脾虛火盛,中膈存痰,腹內冷疼,小便淋濁;又治大麻風疥癩之疾;生食止渴化痰。我卻將苤藍叫成撇那,劈狼,越想越覺得滑稽可笑。
  
  記得故鄉的歲月樸素而清淡,父親去田裏勞動回來,母親就將苤藍周圍的幫葉砍去,剝去皮用刀切成細絲再撒點鹽就成了很好的下酒菜。有了它,往日那平淡不驚的生活似乎變得更有溫意。繁重勞動之余,帶著壹個苤藍除去幫葉,如沒有水洗壹洗,將就擦拭壹下葉片上的塵土就大口啃起來,也成了壹件最愜意的事情,於是田間依舊寂靜,鋤頭震得原野回響。
  
  其實那個時代,人不壹定有寒冬的棉衣,堂皇的住所,自然也沒有大魚大肉。然而,在春暖花開之際,迎著吹面不寒的楊柳風,勞累之余聞著那淡淡的苤藍,已感覺沐浴到金色的陽光,追逐到春天的夢想了。
  
  至今,眼前總還會浮現出這樣的畫面:明媚的陽光,晴暖的天氣,我和小十子蹣跚在猴爹的菜園旁,隨手折了幾支苤藍枝葉,偷偷放進兜裏,遠處田野傳來鋤頭聲震得回響……。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33永遠的釋懷

2014年07月02日

是夜,該睡了

  所謂清水煮酒,即是悲喜中和作生命合適的常態。—題記
  透過有著鐵架的窗,可見水泥房頂斑駁著的紋路,遠遠的行道路上有壹點兒微亮的光,顯得特別的溫暖。雨後的空氣裏還氤氳著淡淡的水霧,壹片壹片的綠,借著溫暖淡淡,開往暮色深處。夜色愈發莊重起來,借著我的眼的妳,眼前可有壹片朦朧?亦或是襯著陰暗雲翳裏殷紅霞光的緣故,又多了些末日的平靜,守著這三尺窗臺的我,好像能夠找著壹點喧囂裏的寂靜的清歡。就是這冰冷的物什,鐵架,水泥地,烏雲,行道路,偏生讓我感到玫瑰房裏余暉滿室的詩意。
推荐文章:nanachenliのブログ
inevitableling
feiyanyang
lisazhan
kitebottom
  這便是我對著教室的窗,東莞的窗,所見到的雨後的傍晚,這壹手托舉著成長發展,壹手托舉著冰冷陋習的地方,小小的期翼與夢幻。
  墨色緩緩被堆砌,突兀的樓房開始沈睡,只在頂樓留著壹盞古老簡單的電燈,長照著沒有星星點燈的夜,和門前栓著的脫去兇惡外表壹臉安適的大黃狗,陪著溫暖到天亮。與之相對立的,則是霓虹粉飾的大廈,長夜不息,金屬玻璃最大限度的折射著都市文明的璀璨,直逼的月亮與星星都羞怯得躲了起來。這樣看似矛盾的組合,在繁華的上海,北京,在偏遠的小鎮,小城,亦是最般配的存在。在文明擴張的年代裏,讀取著發展附庸的繁榮富強,亦鐫刻著傳統矜持的青滄古樸,不得割舍,割舍不得。
  我想了很久,才大概想清楚,自己此刻真正的悲喜是如何演繹融合的如此矛盾又統壹。此刻的悲,是為了父親,父親愚昧,看不清真朋友,假道義,對著無關緊要的人,有著謙卑和尊敬,對著勸諍幫扶他的人,卻因著親近的倫常之綱,不懂感恩與扶持。此刻的喜,說不清道不明,是母親不離不棄的跟隨遵從,還是父親母親壹同為著我好的關懷,還是我毋須承擔上要贍養老人下要撫育小孩的責任的慶幸,還是我依然有著壹方庇佑而無憂無慮的幾年閑適。也就是說,我有著很多的由悲情衍生的情緒,也有著由關懷與庇佑締造的清歡。
  這大概就能解釋清水煮酒了。酒精的刺激,需水的執著柔韌來中和,而水兼並包容的性格,有恰好被酒精的離奇不經趁虛而入。生命裏的悲太傷人心,喜則作為良劑,將其調勻成最適合生活的常態。於是,我在冰冷物什裏,找到了詩意與感動;我在繁華都市裏,找到了安適與暖意,我在愚昧人性裏,找到了關懷與庇佑。
  是夜,該睡了。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38永遠的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