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31日

我的英國之旅

  在我看來,旅行有兩種,壹種是帶著靈魂出發的心靈之旅,另壹種是帶著憧景上路的夢想之旅。
  心靈之旅,通常是來自別樣新文化沖擊所帶來的碰撞感受。就好像靈魂突然走進壹個完全迥異的次元世界,感受著從未有過的感受,頓悟了從未有過的念想,自己會突然變成另壹個人,經歷壹次自己都不曾了解的情緣故事。那種脫胎換骨的全新感受會瞬間傳遍全身,在心中燃起的那壹絲火光,慢慢升溫,融化思維,壹種踏入另壹個宇宙的錯覺,傳遍全身的細胞,仿佛壹劑新鮮的血液頓時充滿所有的想法。這種感受可能發生在某壹個特定的地點,或者時間,或者場景,也許是在香格裏拉看到壹米陽光的時刻,也許是在布達拉宮山腳下的壹個叩首,或是漫步在伊斯坦布爾蜿蜒狹長的街道,或是坐在愛琴海白色窗臺後的倦怠時光。
推荐文章:wangqiangsa
千金琪琪のブログ
lihuamiss
jadelung
malimenglu
  夢想之旅往往始於壹個傳說,壹段偶遇,或是他人眼中的景象。激情讓疲憊的身軀都能興奮至極,忘記時差,全情投入到新的世界,享受異地生活,像當地人壹樣去思考,去生活,就好像擁有了整個世界壹樣的滿足。那些穿梭美國大街小巷,帶著美國夢飛馳的青年們,那些置身於馬爾代夫海底世界,探索深海傳奇的渴望眼神們,讓我們在窒息的現實世界裏,尋找著夢想的氧氣。
  日不落的大英帝國之旅,是壹次心靈和夢想同行的旅程。伊麗莎白二世所在的溫莎王朝如往常壹樣的煙雨蒙蒙。細膩,優雅,深沈,緘默中孕育力量。壹杯紅茶後的暖香,壹傘細雨滴下的柔情,街角處安靜陳列的飾品店,等待的不是寂寞,而是壹份濃厚的心情。
  倫敦-生活在倫敦的人會是哪樣的心情呢?靜靜流淌的泰晤士河兩畔,壹座座古老的建築如藝術品般陳列。小船在壹座座橋下輕輕穿梭,停在古老塔橋的面前,他像壹位老人壹般的沈默,嘴角掛著壹絲慈祥的微笑,聽著路人的嬉笑,偶爾張開有力的懷抱,聽到他咯咯吱吱的鎖鏈拉起的聲音,是他落在階梯上的拐杖在敲打石板。對面遠處的大本鐘,每15分鐘敲響壹次沈重而鏗鏘的鐘聲,在數英裏之外回蕩,從不疾行,從不放緩,守望著這座城市的歷史典故。人們在望著倫敦的細雨,細雨落在緩緩的倫敦眼,它如時間般安靜,每半小時帶妳走過壹圈的倫敦,妳看得到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唯美婚禮,也看到到嬉笑著穿梭在身邊孩童真摯的藍色眼眸。
  溫莎城堡--是女王成就了帝國,還是帝國成就了女王?英國人自己也搞不明白,只是對皇室的喜愛自古至今,那是種精神的傳承。在溫莎城堡,時不時會有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生活的掠影充斥著妳的想象。女王在這裏,冊封爵士,獎勵對國家做出卓越貢獻的勇士,接待來自世界的友好。這樣的成長鑄就了這樣的女王氣質,任何關於富麗堂皇的描繪都超過的想象的邊界,如果妳拜倒在這樣的威嚴下,也是種禮貌的尊重。命運交給壹個女人的責任,會讓她變得更加美麗動人。24位騎士的旗幟,徽章,鎧甲佇立在聖喬治皇家大教堂唱詩廳的兩側,半出鞘的寶劍時刻準備效命女王。每年,伊麗莎白女王在這裏接受騎士的忠誠的宣誓。聖靈在這裏守護著王室過往的英靈,把壹代血脈延續。
  劍橋--妳想像的到的人類偉大會在這裏銘刻。牛頓的才華尋找著下壹個天才的構想。匆匆穿梭的學生身影在各個學院角落裏,留下思考的力量。學術的端莊是劍橋的英姿,難怪徐誌摩亦沈醉於這樣的幽靜不舍離開。在這裏,學習是壹種探索的過程,然後真的會轉變成改變世界的力量,不必拘泥於世界的流俗,在自己思維的世界裏做自己。
  約克--York小鎮,用壹夜的小雨洗滌著約克大教堂。約克城墻後的故事,哥特建築群下宗教文化的蔓延,需要妳在路邊壹個隨便的小咖啡店裏細細品味。濃重的英國口音好像說起每壹個故事都是那麽自豪和崇敬。
  愛丁堡--如果有壹種美叫做堅硬。這座石頭城的古堡城確實是個堅硬的美麗的奇跡。愛丁堡城堡華麗麗的屹立於火山之巔,將壹切祥和收於眼底。皇家壹英裏的街道上,人們自顧自地擦肩而過,時不時仰望著頭頂之上的城堡和偶爾來這裏居住的伊麗莎白女王及她的皇室家庭。即使人們低頭看著雨鞋踩過時跳起的水花,也能感受的到那份被守護的心安。
  路過莎士比亞出生的小鎮,感慨著命運多舛的世事,感受孕育偉大的平凡。其實壹次生命真的不必過長,真的不需要完美,只要有心相隨,跟隨者威尼斯商人去體會時代,像羅密歐與朱麗葉壹樣瘋狂去愛,誰又不曾是自己生命中的那位偉大藝術家。
  城堡裏的王子公主夢,帶我們領略這個夢幻國度,有壹次次顛覆了我們想像的空間。這種旅程,讓宏大變得無級限,讓生命想被延長,讓體會覺得不足夠。之後的感覺還是好奇與向往。
  多希望我的心足夠大,將壹切感受都收藏。
  多希望我的生命足夠長,將壹切過往都體會。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21縹渺的炊煙

2014年03月28日

生活的情感總是寄居在世間之物中

  在那古老的三層樓上,偶爾不經意間的壹次到來,卻使我打開了童年的記憶。
  昏暗的光線從落地窗前直射而下,靜靜地躺在角落裏的是那輛已經塵封多年的老式自行車。借著光線,隱約中可以看見大約的模型,壹如記憶中的高大和老舊,只是卻多了壹份滄桑感。對於死物怎會有如此之感呢?也許只是對往昔的懷念吧。
  在那壹刻,遠離了塵世的囂聲,它壹如那晨昏落幕之人,曾彳亍獨行於世,孤老於此。銹跡斑斑的鐵線管早已褪去了那層油漆皮,在鐵銹的包裹下,讓人懷疑著,時不時碰壹下就會支離破碎。盡管想要近觀觸摸它,感受那來自久遠的熟悉感,最終我還是沒有觸碰它,任它在那個角落寂寞著,不願去打攪這壹份獨屬於它的寧靜。或許吧,不僅是人,所有壹切有所感之物都有屬於他們的聖地,是超越壹切,不為世人所知的,卻僅僅屬於他們自己的。
  對於這輛老式自行車的大多記憶大都是與自父親有關的。記得那時,交通並不便捷,通常為了壹輛公交車都要提前好久。不僅如此,大多時候班車的間隔都要好長時間的。而那個時候,能賺錢的工作又很少,父親作為家中的主力股,為了養家糊口,多是四處奔波,打臨工。通常的時候父親都是到鄰村去打臨工,晚上還要回來幫母親做壹些家務。有時我起床的時候,父親早已不在。後來的幾次,我因為夢中驚醒,當時天還不是很亮,借著月光可以看出個大概,可我卻聽見父親起床的聲音隱約中從門縫中傳來,接著就是父親開著他那輛“老夥計”出門去了。那是村裏還很少自行車,就算有,也是那種又高又大的老式自行車。而家中的唯壹代步工具就是父親的那輛“老夥計”了。腳踏上去,還會發出“咯吱……咯吱……”那種綿延又古老的奏鳴曲,就像父親的愛,烙印在我童年的記憶中。
  還記得,後來上了中學後,要去鄰村上學。大多時候因為前天等不到車,第二天又要趕早,所以多是坐著父親自行車去上學的。那些個早晨,天剛蒙蒙亮,空氣中還帶著濕氣,坐在父親自行車的後座上,頭靠著父親寬厚的背,鼻間縈繞的是父親身上淡淡的煙草味,那是壹種很熟悉又親切的氣味,絲毫沒有煙氣的嗆鼻感。而且多常的時候,在那些寂靜的晨光裏,除卻路旁偶爾的幾聲鳥鳴,就是自行車滑動的聲音,那渾厚的奏鳴曲在空氣中壹圈壹圈地回蕩開來,在那個久遠的記憶長河中激起壹串串的浪花。
  而今想起,耳邊似乎還回蕩著那裏按老自行車運作時的鳴聲,仿佛在述說著它有悠遠的歷史和那令人回味的親切感,久久縈繞於心頭,終身難忘。
  後來,世界在改變,村貌多變。人們早已將老舊的自行車賣去,連帶著那份屬於過去的那份回憶。或許是因為我家的這輛自行車伴隨著父親多年,是那段歲月的見證者,至今還保存著。放在下面占地方,便將它擱置在三樓的閣子裏。歲月漸消,如果沒有這次偶然的到來,或許它在記憶的沈浮中淡去,但所寄托的情感卻是永遠不變的。
  生活的情感總是寄居在世間之物中,可快捷的步伐早已使人們淡去了對過去的念想,懷念與寄居情感的事物越來越少。人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早已面目全非,尋找心靈的慰藉者在何方呢。在日益快速的世界中,在得到物質享受中,是否已失去了什麼?

hostingour
Sisters
壹滴雨滴
skrillexlichen
zhanglimiss298
jiayixinlive
zhanghuamr
abigbiyao
natasha
惡魔在身邊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2:36縹渺的炊煙

2014年03月28日

慢慢消失的炊煙

  樹葉又壹次枯黃了,雕落了。
  秋天的天空格外地明凈高遠,也格外的空曠寂寥,連鳥兒都少有,更別提那奢侈的炊煙了。
  遠離故鄉,在外打拼,已進中年的我,常佇立於喧囂的城市蝸居的陽臺上,尋覓那故鄉縹渺的炊煙,那逝去的白白胖胖的炊煙……
  故鄉的山
  我是壹個山裏長大的孩子。
  我的故鄉有壹個美麗的名字,叫河灣,三百來護人家靜靜地躺在壹個南北走向的狹長的山谷中,夏日山風習習,冬日嚴寒難侵。小村雖不大,但青山秀麗,綠樹成蔭,梯田層層,阡陌交通,雞鳴犬吠,小河淙淙,房舍點點,炊煙裊裊,望之神清,處之怡然。
  小村東西兩面,各有壹山。
推荐文章:zenglisa
wangqiangmr
lisha2298
cupwakigo
natasha
  東山,名曰奶奶山,又叫天臺山。山的左肩上有個洞,叫白龍洞,右肩上也有個洞,名婆婆洞。說起這兩個洞,可有壹段美麗的傳說。
  話說奶奶山腳下臥著壹個小村,叫柳泉。村裏有個姑娘,名柳姑。柳姑二八芳齡,生得眼若晨星,膚賽鵝脂。提親說媒的踢破了門檻,可姑娘楞是抿著個小嘴,橫豎不說壹句話,父母也不急不惱,由著她的性子鬧。這年夏天出奇地熱,炙烤了壹天的屋內賽似蒸籠,根本待不住人。於是晚上人們需到自家曬坪上,方能勉強入睡。誰知,這年夏天過後,柳姑的肚子竟壹天壹天地大了起來,這可在村子裏掀起了軒然大波,風言風語如潮水般撲向這個原本寧靜的家庭,氣急敗壞的父母壹改往日慈愛的面孔,對柳姑軟硬兼施,百般盤問,可柳姑除了茫然,就是哭泣,口口聲聲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柳姑的表現不得不讓父母認定她做了傷風敗俗之事,母親壹氣之下上了吊,父親壹腳把柳姑踹出了家門。
  柳姑拖著沈重的身子,舉目無親,攀上了奶奶山半山腰那個天然的石洞棲身,餐風飲露,含羞忍恥。有好心的鄉親念她可憐,常常偷送幹量於她。

  三年後的壹天,柳姑突覺得腹痛難忍,昏倒在洞口。只聽得洞外雷鳴電閃,風雨大作。柳姑緩緩醒來,發現自己渾身是血,壹只小白龍依偎在自己身旁,對著天上壹只巨龍吟吟直喚。巨龍見柳姑醒來,輕輕頷首,繞洞上空盤旋三周,搖搖尾巴向西飛去。那條小龍遂口銜鮮果,送至柳姑嘴邊,日日如此,風雨不斷,百日後,小龍葡匐柳姑腳下,熱淚滾滾,頓首三次,龍吟陣陣,旋騰空繞洞三匝,亦西向而去。
  柳姑方悟,原來是三年前的那個夏日,她於曬坪上歇息之時,受孕於龍,今日方誕下龍子。
  當地百姓念柳姑身受的委屈和磨難,親切地稱她為婆婆,而柳姑亦念鄉親的不棄之恩,羽化登仙後仍棲於此,自佑此方百姓繁衍生息。那條小龍棲身於奶奶山西肩的壹個石洞,佑此地風調雨順。百姓敬這兩洞香火綿延,且分別名之曰“婆婆洞”、“白龍洞”。
  其實,在農村,這類傳說多之又多,怪之又怪,比如某某村的姑娘於溪邊浣衣,喝了壹口溪水,竟誕下了壹條小蛇……大人言之鑿鑿,我們女孩信之惶惶,自此再不敢露宿野外,啜飲溪水了。
  東山自知其巍峨高貴,整天驕傲地挺個身板,揚個腦袋。雨後,山頂雲蒸霧罩,父親常笑著說:“呦!奶奶山又戴帽了。”山很高,路又險峻,直到上初中了,我才第壹次攀上了這座年年延頸企踵而望的神山,見到了山後粉條似的小路、蜂巢似的人家,也見到了山上肅穆的廟宇和猙獰的神像。然後,順著山勢壹路跑下,展眼到了奶奶山左肩上的白龍洞,除了峭壁上的幾個凹洞、洞前石板上幾個落滿香頭的香爐外,並未見到白龍的身影,老師肅然釋道:“心誠方靈,心誠方靈!”我們大笑。
  洞口有壹株郁郁森森的大柏樹,樹下有壹個僅能容壹人出入的幽深曲折的洞,細聽洞中有泉水叮咚。放羊的白胡子老爹說:“這才是白龍洞,如果妳抱著對白龍爺虔敬的心,就能踩著洞壁凸起的光滑的石頭爬到洞底,嘿!那才叫壹個‘闊’呢!也平坦了,也美妙了,還有隱隱的天光,慢慢探著朝前走上幾裏,嘿,竟從奶奶山右肩上的婆婆洞出來了!”
  雖然老爹捋著胡子笑著、誇耀著、慫恿著,細長的眼睛裏閃著誠摯的光,但我瞅瞅那狹窄幽深的洞口,還是強壓著緊張好奇的心,咋咋舌走開了。
  比起奶奶山,西山可就委瑣多了,整天矮墩墩地趴在那兒,老人們壹生氣,連個正經名兒也不肯施予它了,因它圍在小村西邊,就隨口叫了個“西寨”。它也不惱,仍寬厚地笑笑,環著臂膀,擁抱著那些在他懷裏刨食的山民。
  西山上樹多,尤其是柿樹,不僅會掛滿了紅紅甜甜的果子,而且枝杈又低又粗,我可自由地翻上翻下,或立或坐或躺或爬於樹杈上,蕩啊晃的,於是柿樹剎那間就變成了我的沙發、我的床、我的飛機、我的船兒,載著我四處遊逛了。
  西山雖好,可我卻總也不敢壹個人往那兒鉆。
  我總覺得在那高大的柿子樹下,茂密的野草叢中,隱著壹只兄惡的、耷拉著長長的紅紅的大舌頭的狼,要不,好端端的野兔咋會飛竄而出,石雞怎麼會咯咯亂叫呢?
  父親是個長期工,單位就在我家對面的東山腳下,叫北車站,因離家不足二裏地,所以即使是寒冬蠟月下夜班,也要步行回家休息。
  “又是壹個沒有月亮黑漆漆的深夜,”父親說。父親獨自壹人急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陰森森地有些怕人。突然,近旁壹棵樹上冷不丁地冒出壹陣老頭幹咳似的大笑,年輕的父親忍不住驚叫壹聲,汗毛乍起,頭發直豎,隨著父親的驚叫,撲棱棱地從樹上飛出壹只大鳥,“咕咕喵,咕咕喵”地消失在黑沈沈的夜中。“呸!呸!呸!該死的貓頭鷹。”父親驚魂未定地摸摸腦袋,輕聲地咒罵道。
  父親笑著說:“我半夜上下班,遇見貓頭鷹是常事,表面看,是它嚇著了妳,其實啊,是妳驚動了它。可撞見貓頭鷹學人笑,那可不是啥好事。”
  父親定了定神,點上壹支煙,繼續朝前走。“小鬼怕火,這能避邪”父親說。
  走到村頭池邊時,隱約聽到池子附近榜貴家的豬圈裏有奇怪的響動。因心底發虛,就沒過去看,徑直回家去了。天明時,就聽見人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說榜貴家的大肥豬被咬死後吃的七零八碎的,豬圈墻上,地上到處都是血、爪子印。據說是被狼咬死的,因為有人在豬圈裏檢到了狼毛,還有,斑斑點點的血跡延伸到了山裏。
  父親並沒有告訴我是東山還是西山,但不知怎地,我卻無端地認定那狼是躲進了西山,就在最深的山凹——柿樹員的某個隱秘的草叢後,正得意地磨著牙笑呢!任我父親怎麼解釋,也無法消除我對西山的懼了。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2:34縹渺的炊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