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13日

男人也需要安全感

有過四年的初戀,有過三年的摯愛,有過四天的瘋狂,也有過未滿月的戀情。當對愛情已經麻木到了壹定程度的時候,會發現,其實壹個人也挺好的。

我大二,居住在校外,自己也有個小檔口,閑著沒事打發時間,無聊的日子裏總喜歡找些樂趣。那天,大壹的她來到檔口旁的小食店,順便走過來問我有沒有手機殼,我說沒有。於是她回到旁邊的小食店繼續吃東西。突然想起來,櫃子下面還有幾個手機殼,便對她說,其實還有。我說手機殼可以送給她,但是必須把微信號給我。自然地,我要到她的微信號。收完檔口回到租房,我便按起手機加了她的微信。她挺屌的,即使加了微信也不跟我多少幾句話,看了看她的朋友圈,聽了她的唱吧,覺得她唱歌挺好聽的。她不怎麽理我,自然我也不再理會。
推荐文章:lucasand
歓楽頌女の子
心靈感觸
kichylexku
louisongka
那壹天,課間,玩耍著手機,瞄了壹眼窗外,發現有個女生好似跟我打招呼,看得模糊,感覺是她。於是發微信問她,那個人是不是她,這樣子,我們又開始繼續聊微信了。直到有壹天,我約她出來唱K,來之前,她喝多了,騎著電動車搖搖晃晃地,我在路口看著,感覺有些心疼。唱完K,她說要回去和師姐睡覺,不肯讓我送她。我便和朋友去吃宵夜,但卻在路上碰到了她,和學校壹個老外在壹起。當時很生氣,甚至想停下來揍老外壹頓,酒精上腦總會使人失去理智,朋友對我說:“妳們也沒什麽關系,有什麽資格理別人的事“,於是,我只是發了條微信問她,那個人是誰。第二天,她才回我說是她男朋友。也許也該死心,但我還是約她出來,那晚我不肯讓她走,發生了關系。後來,聊著聊著,可能她對我產生壹種依賴,但我發現她每次周末回家都會去酒吧玩,我很厭煩。終於有壹天,我對她說,其實,我也不算妳男朋友,我們不該再這樣下去了。她說給她壹點時間,她處理完和老外的事情。

後來,她做了我的女朋友。搬進了我的租房。有些兒大小姐脾氣,又很喜歡玩。我從來沒有這麽順從過壹個女人,可能是因為我很在乎。會陪她去上課,打桌球,安排同學跟她打麻將,甚至每天晚上出去玩到兩三點鐘的我,也不再那麽晚回,總呆在房間裏陪她聊天、看電影.....中間,我們也吵過架,原因很簡單,她回家,總會去夜店,而我也不太束縛她,可當她半夜沒信息回我,沒電話打來,我總會覺得生氣。那天我和她說分手,也許我並不是想和她分,因為我很在乎她,而且她不想分手。我問她愛不愛我,她的回答是,”壹個月要我愛上妳,對不起,我做不到“。我失望了很久。

現在,我們還在壹起,會陪她想做的事,但有時候會覺得有些累,因為總沒有在她眼裏看到自己的影子。原來,男人也需要安全感。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40晨曦

2014年05月02日

惺忪是我的姿態

  青春無謂,傾灑月光訴說妳的美,彈指壹揮間,心頭閃現了誰?誰是誰的嫵媚,誰又為誰心累?蒼生壹冢沙,清風撫平它。
  人生快意月流雲,坐等深閨日頭心。騷年不知趣,琴弦撩撥幾許?怎堪月落烏啼霜滿天,日出紅霞亮壹片?
  獨立簪花擠綰首,搖擺招人遊,從行數千計,卻無心回眸。不知深巷深幾許,卻道苔痕無落處,蹭步踱我衣,塵潔青石離,遙望竄頭海,何時入我眸。
  輾轉不知擾滋味,瞇眼盼東方之既白,哪知下玄月未起,莫道日間茶語女,挑我醉意醒清目,恍恍惚惚輕飄衣。
  今晨隨入流,白光如鏡月引路,道說話覺累贅,疾行並步走。不知幾朋去,莫道我不識趣,誤引情誼嗤。
推荐文章:慌ただしく時間
小雅客栈
エルフ王子
豬寶貝
乱世の佳人
  夾道醉花蔭,日出彤紅掩緋暈,光罅畫斑印,恐腳碎淩亂道,輕過霓上飄,驕陽彩我衣,心曠口津滴。
  略聞花飄香,仍舉首路漫長。不知胃饑囊,回首卻在畫中央,姽婳聘婷女,莞爾醉前方,只待我奔扇題詩入心房。
  人擁滿院香,不知四門皆敞亮,俄而木棉紅處,那驕人的粵腔,蕩氣回腸。奮力的我,無足前的慌張,慢聆韻賞,怎了個鑼兒腔調,終罷場,我卻浸在蕩氣回腸。
  曲盡人散終離去,信步前趨,河柳的飄絮夾雜著晨光淩亂了腳步,漫天的飛舞卷動著目光的青蔥,輕提褲軸,踏步無留處。
  敦厚的香蕉葉露珠滾腸,嬌兒結伴花蒂後躺,晨起慢梳妝,楞青的小鼻梁,澀澀暗生光,搭在繩粗的長辮上。
  猴子山上是練兵場,早起的猴兒伸腰頑皮柵欄上,逗樂了的人群不知憑欄蹙望,趴在圍墻上,這個世界真荒唐,看妳學我的模樣。
  孩子的樂園,旋轉木馬的圖案還是那麽的乖張,排排的氣球圈圈的公仔,睡醒的過山車,抖擻了章魚臂,失重的升降梯,開起了碰碰車。
  旁邊的操場響起了籃球聲,奔跑的足球換氧的節奏,執手的球拍妳來我去,纏綿了絲絲的溜溜球。
  鬧市區中的壹片靜土,在睡意的惺忪中,慢慢翹首日頭。人群的熙攘誤我迷茫,心中明鏡如銀光照,尋它綰發騷首,面蕊春吐,暗香盈袖,長裙擺遊。
  伊人回首,待我掀開那靄簾煙柳,隔河揮手,卻低頭慢走。尋壹橋連兩頭,春水濂流,濺著碎花鋪滿路,她卻在簾後暗回頭。
  轉山榭亭,盈坐臺前,輕撫妙弦,微風飄露,絲絲漣漣,沁入心田,茹甘飲泉,潤脾益肝,似寒冬驕陽之溫潤,如仲夏明月之清涼,幻化肌體柔骨之輕飄,充斥內心鼎沸之膨脹,唯恐前行磕碎寧靜之門,止步飄忽綏遠,欲趨欲止。
  放低姿態仰望仙女眷屬之美妙,企望騰雲之飄搖,執手已咫尺,踟躕卻天邊,慢飄慢上,競追早已退卻天邊,極目的追尋卻閃閃點點,夢裏她總是在那壹端。誰能借我浮差壹片,逐她涯之巔?
  遊在夢端,卻美麗了人間莊園,快樂的壹天是追逐狂野的夢魘,我來了,她卻走了!美麗的瞬間總是在我眼前,沒有傾心的怦然,談何美麗的傳言?
  尋覓自己的靈魂卻感受了無數路邊的精靈,美麗的裝扮了我所有的夢想,才有了所謂的風景,心跳的執著,也不曾遺落,只是余光被妳戳穿了寒酸。
  惺忪是我的姿態,曼妙是我凝眸的雙眼,妳卻用時光的薄紗遮擋了迷霧的距離,牽引我狂奔的心跳,執著的飄搖……,卻給我留下了壹路的閃耀!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46晨曦

2014年04月29日

習慣了獨自走在寂寞的邊緣

  接連下了幾天雨,每次從睡夢中醒來,壹層薄薄的霧莎從窗邊綿延而來,恍然間,誤以為是秋天。簾外細雨蒙蒙,微風陣陣,捐捐心事也似蒙了塵。徜徉在雨中,去領悟風雨的洗禮,去體測雨落的靈動,那壹個個路過的花折傘,是在雨中悄然綻放的花骨朵,給我捎去早春的第壹句問候。回蕩在耳邊,久久不能停歇。竟是我壹人獨坐窗前,癡癡地想妳。壹蓑煙雨中,妳那不經意壹瞥或是壹笑,如蜻蜓點水般輕輕撫過我的心湖,濺起壹波漣漪,拍打著兩岸,湧動著思念。我不敢說是在哪個時刻想起妳,但它總是悄無聲息的,逐漸醞釀,最後就這樣猝然出現了。我已經習慣了想妳,在每個晨起的時候,在每個將要入夢的時候。
 推荐文章:bologang
gobabikong
joanliyok
lixuanqing
andqiangmr 
  當我看著那壹對對愛侶手牽手在雨中奔跑歡笑的時候,淚水已合著雨水滑落了,流幹了。細數著雨滴,如滿地散落的記憶,再也無力撿起。總是徘徊於想愛不能愛,想忘不能忘的惆悵之中。恨,這錯過的緣分;嘆,命運如此弄人。幡然醒悟,原來妳從壹開始就不在我身邊,只是我的幻覺罷了。
  
  有妳的季節,花開得也嬌艷壹些。是在討好於妳,還是嘲笑於我,我無從得知。我只能靜觀花海,盼妳踏雪歸來。妳歸來的時候,可否帶著盈盈淺笑,允我再欣賞壹番。妳可否低吟淺唱,揮舞著馬鞭,允我再醉壹回。可妳還是漠然離開了,不容我送妳,更不容我有只言片語。無奈之下,壹聲苦嘆,走吧,走吧,帶著妳溫和的體香,帶走妳給我的暖,揮動著長袖,做別往日,讓過去永遠停駐在過去。
  
  妳會不會在某個陰雨綿綿的早晨想起我呢?妳會不會記得那日與我涉水而過,踏入壹段纏綿非惻。
  
  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才能換得今生與妳的擦肩而過。緣分,本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卻願意往返於人世間,去累積這壹段夙緣,來換妳轉身的容顏。縱使壹盞孤燈,兩袖寒風,也足矣。我願化成那萬花叢中壹抹紅,去描妳那眉宇間壹點朱砂。我願化成妳肩上的彩蝶,舞動著馨香,氤氳成思念,縈繞在妳身邊。
  
  墨紙透香,該是妳換了模樣,約我在來世相見。我則是壹臉滄桑,在雨中回望,祝福妳地老天荒。那些溫馨的畫面,也隨雨滴四處飄零,凝結成壹江春水,流入那無邊無際的孤單。雖看似完整,但已經不復當年的模樣。
  
  寂寞的不是過眼雲煙,而是妳那回眸的瞬間。妳那閃動著鉆石般光亮的眸子,深深地刺中了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使我滿溢著相思的苦難,卻不忍讓妳看穿。我學會了珍藏妳給的愛,但我忘記了昨日與妳攜手的那壹米陽光。我守候著壹朵芬芳,等待它與妳壹起綻放,壹起流入這靜靜的時光。
  
  我以為我已經習慣了孤單,習慣了獨自走在寂寞的邊緣,可每當我沈入夢想,那如縷的思念,又會飄蕩在我胸間。駐足,凝望,燈火闌珊處妳可曾輾轉難眠,為我寫下段段書卷。
  
  愛妳是錯還是對,我似乎找不到答案,若是對的,怎麽會如此痛徹心間。若是錯的,這難道是前世的孽緣?我只願帶上我虔誠的思念,撚壹朵花香,天涯海角去把妳追隨。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42晨曦

2014年04月25日

再見我的童年

今天早晨,壹如既往的早起,出門散步,晨光熹微,清風拂面,整個人霎時精神爽朗。操場鎖了門,我便在街道上隨心的散步,看來來往往的人群,騎著單車飛馳在街道上的中學生,他們匆匆的趕往學校,此時的街道尚不喧囂。壹路走著,我來到了我的小學。壹眼望去,我的小學似乎變了很多,也似乎沒有變,格局與原來的壹模壹樣,未動分毫,看到我的小學,心中還是覺得十分親切,我在這裏,曾度過五年的光陰,長大後,已經好久沒有再來過了。不知我的同學們散落在何方,也不知老師們可否還在這所小學教書,站在小學門前,我久未移步,往事如風,壹縷縷吹進腦海,那些走過的曾經,時不時在記憶中浮現,我記得我曾在教學樓的第幾層、哪個教室上課,也記得從壹年級到五年級,各科的老師是誰,十年,從小學畢業十年,老師們可都換了模樣?在我的記憶裏,老師和同學們,還是畢業那年時的模樣,老師們依然年輕,而同學們的臉龐依然稚嫩,眼神依然天真無邪,而我,也是小小的那壹個,坐在小小的課桌前,捧著壹本足以遮蓋我的臉的書,對著晨曦,迎著朝陽,在大聲的朗讀,而同桌,則在我的身旁飛速的寫作業……

推荐文章:hailinqqff
邂逅的美麗
殘酷な月明かり
muickane
aibabikong

小學門前的街道因為修路拓寬了不少,卻也因為修路,附近的壹排單元樓盡數被拆遷,不留下壹絲印記,我記得,小學和我玩的不錯的壹個朋友,就住在那裏,小學畢業後,我們的聯系漸漸少了,只見過幾次面,寫過幾封信,但是後來,便再無消息,她所住的單元樓已經拆遷,她搬了新居,我不知道她現在家在何方,就這樣徹底失去了聯絡,把壹個人弄丟,其實挺簡單,天大地大,要找到壹個人,卻是如大海撈針壹般的艱難。

因為修路,學校周圍的平房也大多數被推土機壹瞬鏟平,只留下零星的幾個,在枯樹旁,在破舊的磚瓦房裏,賣著學習用具,我記得,我小時候,就和同學經常在那裏買文具,沒想到,現在它還在。寬廣的街道兩旁,蓋起了豪華的大樓,各式各樣的奶茶店,便利店,以及風味餐館,此情此景,竟然讓我不知所措,心生迷茫,昔日的小學,昔日的童年,昔日的歡笑,昔日的歡樂,已變得陌生,這裏,仿佛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小學了。

唯壹不變的,還是小學門口屹立的兩棵楊樹,他們像穿著綠衣的侍衛,衣袂飄飄,堅定頑強的守護這壹方安寧,他們沒有長高,枝葉繁茂如初,站在樹下,擡頭望,心中肅然起敬,看到這兩棵楊樹,心中安穩了不少,幸好,它們還在,與歲月同在,在流年中長青,兩棵楊樹,陪伴我走過了童年,也將陪伴更多的人,走過天真的歲月。

恍惚間,陽光已普照大地,為寬廣的大地鍍了壹層金粉,我想,是該回家了。再望壹眼小學,在心裏對它說聲“再見”,再見了,我的童年,再見了,我的小學。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1:38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