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人固然是短暫的

繁華過後是多麽的頹敗,臨冬的氣候帶走了落葉,而落葉紛飛的思緒是惆悵的,卻不知道 花草的悲傷,然而這糾結的問題圍繞著大腦而殘留著,也許關上窗戶會使心裏好受些,也看不到這壹切的雕零如此暗淡。
  
  殘余的樹木也依然孤立著,也殘留少許黃葉而淒涼著,想來是期待什麽而忽略了冷,風吹搖擺著樹枝,孤零的黃葉多半雕零,而寒雪紛飛,看到的是壹片寂靜,聽到的只是心中的悲鳴,浮華世裏,看到的都是虛偽,想來是這壹切的變化而雕零。
  
  若有來世,請允許我註定三生,若有迷茫請讓我靜下心來聆聽這世人的鳴叫,或許是動聽的,也或許是憂愁的,但多半是忤逆的,又怎能指點這壹切的變化,倘若是這壹切的規律,也只能隨著心裏而掙紮,安利也看不清頭上的浮雲是多麽的絢麗。
  
  黃葉是妙解,或許能給妳壹番思維,若看清這輪回的道理,自然活著不是那麽的疲憊,人固然是短暫的,這輪回卻是永存的,又有多少人捏造出虛幻的事實來欺騙自己,或許也該清醒了,也應該知道自己活著的使命,也不會受到什麽因素而影響著自己。
  
  當看到許多比自己好的處境時,自己卻幻想著有那麽壹天會成為那樣的處境,或許這樣的欲望是自私的,那又怎能促使這軀殼而背叛自己的靈魂,卻也是無知的,但這世人都是如此,有著好的軀殼卻有著悲哀的思想,安利有的人有著好的思想卻殘缺著,然而使這壹切的規律也就如此,也不能做些什麽來挽留這壹切的逝去。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27

2015年11月18日

我在幸福的享受著

  象從細膩中飛出一只香蝴蝶,眼睛和觸覺能看到也可以聞到,飛舞,飄臨,在愛的頭頂,在積滿愛的心中,想掬又掬不到,想捧又捧不著,心裏那個想,就象繞春三日梁,糾纏,環繞,簡直把我掬在霧裏,歐亞美創醫學集團相思的夢中。隱匿的想,撕心的盼,就是無法兌現。那樣的時隱時現,朦朦胧胧,仿佛就象在超越,還象在盤點,就是沒有那依靠的港灣。
  走入和踏入僅一步之遙,就象那香蝴蝶在頭上飛舞,就是抓不到。屋子裏的空間並不大,而此時的愛,就象穿過整個空間似的,在空間裏飛騰,環繞。我象在追尋,還象在守護。就象所有顯而易見的東西,都是我捕捉的焦點,但就是捕捉不到。眼睛見到的,卻不敢去抓,去采,只有在脈脈含情的看,還象在香氣中吻,嘴唇吧嗒只是個過程,饞和誘惑始終在夢裏焦灼,一對相思的舌吐出來,又隱痛的縮了回去。愛在搶點,愛在突破,但就是無法衝過那道籬笆。

  困擾在時時發生,痛楚在愛裏搶點,那道相思的牆就是無法逾越。香蝶在眼前舞,香味在滿屋橫生,我象被網在其中,抖落不掉身上香氣的重負。想你,就在此時,愛你就在現在,無法逾越的鴻溝,無法超越的情感,叫我真的好痛好痛。意向裏看到的,就象潛藏在心靈深處的癢,那樣的叫我忘不掉,還一個勁的想。身臨其境,又何妨,我象一個尋找愛的羔羊,渴望那種美麗的依靠。屋子裏就象愛的回升,一切都在搶點,一切都在鋪排。我象走不出那個美麗的圓圈,歐亞美創醫學集團也飛不出你香蝶愛的吻,我象中毒在其中,那樣的很深很深。
  距離就是那一牆之隔,仿佛就象聽到你的呼吸,就在我的面前。我只有在靜靜的傾聽,回味。就象夢裏掬到一只香蝴蝶,在欣賞和品味。洞穿是不可能,穿越自己做不到,只有自己折磨著自己,自己在煎熬著自己,也無它法。
  很近,就在眼前,一牆之隔,不敢穿越,就象那份愛的感情,不敢逾越似的。看到的就在眼前,但不敢去觸碰,也不敢跨越,真的好痛苦,又無奈。愛就象一只饞嘴的貓,看得到,卻摸不著,只有在聞,在想。那是愛的距離,那是真心的呵護,那是真心的愛。
  距離就在眼前,距離就在身邊,距離就在那間屋裏,而我只能看、想、但不能闖入,也不能去涉入,我象被綁縛在這空間裏,接受著你香蝶般的親吻。我無助,我六神無主,我無法進入你美麗的世界,就象在這一牆之外,只有聽到你的呼吸聲,和香氣袅袅的回饋聲,象扯著我愛的靈魂在想,在跑。
  這間屋裏,就象一間愛的城堡,我在享受著,我在幸福著,就象那幸福的蝴蝶在這間屋子裏飛,就象那蝶香,一縷縷從那房間裏飄出來,香醉了我的心,我的愛。我象被呵護在你的懷裏,象睡在你的臂彎裏一樣,是那麽的幸福和陶醉。
  夜裏總是睡不著,就象被香氣和愛纏繞似的,跑都跑不掉。歐亞美創國際容貌創造協會我象被掬在你的夢裏,還象收攬入你的懷抱中,那香氣的吻,就象香蝶一樣,在那屋裏飛舞,我象在吻含,我象在吸納,我在幸福的陶醉著,我在幸福的享受著。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2:07

2015年11月04日

冬天來了,你的秋天還遠嗎

走在校園的星光大道,兩旁的樹葉枯黃凋零。寂涼和孤獨在季節的變更中更忙碌,歐亞美創美容中心偶時彷徨,偶時落淚,就像飄零的樹葉,不知你在哪,不知你還好嗎?

前幾日,冬雨綿綿,寒風刺骨,還沒來得及告別秋日的涼爽,冬已到來。毫無疑問,一個感傷的季節,敲打著柔膩著美好的夢境。

嬌氣的冬,取代了春的溫暖,夏的熱暑,秋的涼意。我漫步在冬日的夜裏,一鼓鼓寒風凜冽著身體,慢慢的融入我的體內,像一條毒蟲,穿梭我的五髒六腑,讓我感受到冬帶來的憂郁和傷感。

仰著頭,望著天,漆黑一片。幻想著天空出現星和月,再望望遠方,而遠方除了城市裏的繁燈什麽也沒有。我很想站更高,望到天涯,望到美麗的摩登停留過的地方,這樣牽挂的心也有停留的港灣。很思念遠方的她,在寒冷的天,是否增添衣服,在夜深人靜時,是否孤獨,在茫茫的學生生活,是否忙碌和苦累。在遠方的我除了擔心,還有幾分牽挂。常常聽著孫露的愛情秋天,懷念兒時的記憶,兒時的你。

兒時的我們,單純無暇。你就像翡翠明珠那樣閃亮,歐亞美創美容中心你有東方女子的溫柔雅情,你有西方女子的傲骨風情。當你走在沒有邊境的夢裏,不怕時間的摧殘,不怕記憶的破碎,堅強的走在漫漫的風霜雪夜。

我很想成爲你記憶的一部分,因爲我也是冬的重要組成部分。正如雪萊的詩裏所說:“冬天來了,春天還遠嗎?”是啊!冬季寒冷,只有溫馨的祝福,默默的奉獻,那些就好比是一道閃電,衝擊著我們的大腦,不管前路艱辛萬苦,不管風雪在大,我永遠是你最忠實的伴侶,永遠是你人生成功的支持者。

走著走著,我還沒來得及去擁抱秋,冬已經悄然的來了,我開始思考時間,開始思考記憶。記憶真是除去煩惱的解藥,我好比是樹葉枯黃時的情景,在悲傷和憂郁中成長。當我慢慢蘇醒過來,只有我的祝福陪伴在天涯人兒身邊。當我回望你時,你已經轉身離去,好似一場夢,來的匆匆去也匆匆。我很想讓你知道:“冬天來了,安利你的秋天還遠嗎”?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