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15日

是非,一個對立而統一的抽象概念

  是非,一個對立而統一的抽象概念,高高在上,俯視在每個時間段、認股證每個人身上發生的一切,冷冷的給予回應,有時借他人之言,有時將信息遺失在途中。因此,即使一個眼神掠過,我們也能感受到善惡喜惡,偶爾便會當成疲憊時的歇息,並無深意。可所謂的是非究竟是是還是非?從來如此,便是對的嗎?習慣的將一類事物歸于是,將另一類判給非,幾乎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信仰,從古至今,生生不息。假使出現不符合這”是非“的現象或者人物時,大概會被歸爲異端吧。
  習慣的是是非非,不一定就是非,也不一定就是是,萬能神藥,不一定包治百病,這其中還有許多微妙難言的小事、小意外,正在悄悄的溜出這習慣性的是是非非。

  是非觀,總是有著它所特有的地域性與民族性。對于馬克思主義,西方世界持以批判態度,而我們國家截然相反;對于同性戀這個問題,已得到許多西方國家的認可數學暑期班,但在我們的國度,國民認爲這是一種扭曲了的性取向。這不是是與非的對比,所以不能簡單地用是非觀去進行簡單的評析。所謂是與非,從來都不是一概而論,從來都沒有如此簡單。
  是非既已習慣,自有習慣之理。在王蒙的作品《堅硬的稀粥》裏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稀飯鹹菜退位讓賢,將黃油面包雞蛋推上飯桌。改革過後,卻出現不適應甚至懷念的情況,實際突出了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這個永恒不變的真理。習慣性的是非,必有其存在的道理,不是其中規則符合本土血液中的精神,就是它卻是跟上了事物發展的軌迹,于漆黑一片的天地間,點亮一盞明燭,撫去內心的焦慮與困惑。
  當然任何事物都具有正反兩面,當你在享受或者欣賞它的同時,你也在品嘗著它的局限性和副作用,這就像你在贊美玫瑰的豔麗時,不要忘了那同時也是一朵帶刺的凶器。只是,這種兩面性,無傷大雅,是非觀依然屹立不倒。
  這種習慣性的是非觀,即使有著迂腐的征兆,卻也必不可少,在很大程度上,它可以說是指導或者控制人的思維與行爲,盡可能的將各類事物歸于一種較宏偉的框架裏,不至于出現混亂,出現極端,甚至在遇到二者選擇時,出現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遺憾。它的存在,有它的價值與使命,習慣了的是是非非,必然成爲一種傳統,乃至一種文明。  


Posted by 快乐魔鬼 at 12:10永遠的釋懷